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2-28


就象盛大的一款游戏“冒险岛”,盛大正在进行一次战略冒险。


盛大第四季净亏损为人民币5.389亿元(约合6680万美元)令外界惊讶,但和盛大的内部人士聊起来,这也并不出人意料,有人总结其为“大战略、大转型、大亏损”。


靠网游起家的盛大,正在弱化网游的成分,而开始拥抱数字家庭。自2003年中盛大就开始思考企业的战略转型,网游业务不再是盛大的主营业务,盛大考虑的是如何把丰富的互联网应用转移到以电视为核心的家庭应用上来,而去打造一个内容互动的平台。盛大转型的代表是三条产品线:EZ Pod,将PC平台升级为综合互动娱乐功能的娱乐平台;定位于电视与宽带平台的“宽带娱乐电脑”EZ Station,即“盛大盒子”;第三是掌上网络娱乐终端EZ Mini。


在盛大的知情人士看来,盛大盒子只是一个幌子,陈天桥的目标是抢夺遥控器。在盛大内部,对于战略转型也有争议:如果此举成功,那么天桥和盛大将达到另一个高度;如果失败,那么盛大也就到此为止。


相较与盛大豪赌式的战略转型,另外两家网络游戏的热门公司网易和九城则采取了保守的做法,网易第四季超过4亿人民币的网络游戏收入,已经证明,网易正在取代盛大成为网络游戏的老大,面对未来,丁磊正在试验一条不同于盛大的资本运营方式,而是采取企业孵化器模式。九城朱骏更为保守,不采取大的战略进攻,而发力产品项目的“冷战”。


盛大的巨亏,这是战略转型的代价。


关于盛大的批评,最狠的是来自谢文的评价,他表示盛大不是一家具有互联网精神的公司,这一观点也颇受到一些盛大内部员工的认可。


现在的管理学案例也表明,一个成功的公司,除了要有清楚的公司战略,更要有清晰的组织能力。陈天桥的战略野心是想做网络传媒之王,对于一家缺乏互联网精神的转型公司而言,这一硬伤才可能成为致命伤。

2006-02-26


《一个馒头》没有酿成血案,却引发一场波澜。


另一《无极》恶搞版“帝国时代”


金错刀:


陈凯歌冲冠一怒为胡戈。短短十几天时间,“陈凯歌起诉胡戈”事件已经迅速升温,几乎成为所有网站、论坛的热点话题。单独探讨“陈凯歌起诉胡戈”的官司已经毫无意义,成千上万人的热情参与以及Google上百万的搜索量显示,这已不是两个人的战争,而是两种观念的战争,两个阶层的战争,甚至是两种规则的战争。


一个事实是,陈凯歌挑战了胡戈,却遭到了人民的集体挑战。陈凯歌到底挑战了谁?


我觉得,陈凯歌首先挑战的是网络的游戏规则。在网络的游戏规则下,胡戈的做法并没有什么出格之处,有的律师也称,这是网络时代发表评论的一种方式。但是,这种游戏规则也是传统精英陈凯歌所看不懂的,也势必发生碰撞。


陈凯歌挑战的另一个对象是WEB2.0。传统的传播方式是自上而下传播的,而在当下WEB2.0甚嚣尘上的网络时代,传播方式正变得自下而上,至少,在网络上,草根阶层已经成为话语权的掌握者。


事态发生到现在,舆论基本上呈一边倒之势,反陈凯歌,力挺胡戈。在网易的一个小调查中,胡戈的支持率达87%,而陈凯歌只有3%。陈凯歌的处境令人感到奇怪,草根们强烈反陈凯歌,他们表面上是在维护胡戈,更是在维护网络上的游戏规则。精英们也不支持陈凯歌,在他们看来,网络不仅体现民意,更是一种潮流趋势,与趋势挑战太不值得。陈的同行徐静蕾也在自己的博客上进行了含蓄的批评,“一个笑话很多路人皆知,还闹起了官司,便成了更大的笑话。”


以我看来,陈凯歌事件也有诸多启示:



  • 草根阶层正在掌控互联网。一个专业词汇叫“随选内容”(On-Demand Concent),其中的意思是,不要把网民当作资讯的接受者,这个话语权不在传统的精英、精英媒介手里,而在数亿人手里的鼠标里。

  • 要感谢陈凯歌,那些WEB2.0的欢呼者突然发现,WEB2.0并不在教科书里,也不在那些WEB2.0鼓吹者的博客里,它已经以润物细无声之势悄然而至,声势强大,规模空前。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内容的消费者、生成者、提供者。

  • 我们的认知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在传统环境里,企业在进行公关时目标非常明确,沟通也非常有针对性。但是在网络上,任何人都可以对企业、人进行评论,如果缺乏准备,应对起来就将非常头疼。面对网络浪潮所带来的新认知环境,最好的策略是积极拥抱,而非直面挑战。


张中锋:


1、这个事件现在看来,注定是陈凯歌失败的战争,陈凯歌把自己弄得很紧张,所谓捍卫的东西,在当前显得很可笑,现在的认知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整个中国,民主的精神在复苏,个体在觉醒,这种所谓精英去挑战草根一定会失败,他是在挑战人民。


2、我们知道法律是道德的底线,即使陈凯歌赢得了官司,也是陈凯歌输了。


3、从公关角度上看,一定要看到认知环境的变化,这是所有公关动作的基础,公关就是管理认知的。我在哪里?我是在大海里还是在陆地上。我是谁?一定要对自己进行剖析,我扮演什么角色,你想让人们如何认知陈凯歌。公关的成果和法律的成果是两码事,法律的成功可能是公关的失败。


刘红鹰:


陈凯歌挑战了谁?这个话题很有意思。陈凯歌PK人血馒头的事件让我看到一个奇怪的场景:一名严肃的家长突然闯入一群陌生的少年聚会,他横竖看不惯那群张狂的少年,还拿着家长的架子,结果可想而知。


网络社会是一个全新的环境,相对传统媒体,相对现实社会,网络不管作为媒体还是作为一个虚拟社会,他都具有一些不同的特点。比如,他表现形式更自由、思维更多元更活跃,言论更直接因而更民间、更具有草根性,在这里游戏规则是不一样的,如何在这个社会里掌握话语权、如何趋利避害,这些都需要一种更开放的、更放松的心态、更为积极的参与,简单的围堵是二元社会的思维逻辑,在多元化的社会就会不合时宜。我觉得,网络社区的沟通规则可以概括成两点:富有娱乐精神、及时互动。


我们经常看到一些企业跟网络说:帮我把负面稿件撤下来。他们视非正面消息和评价为洪水猛兽,发生在网络社会的初级阶段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不看到网络社会的本质,将来就会越来越被动。就像那个家长,如果自己的心态不够年轻和开放,姿态不够放松,不够真诚,没有一点娱乐精神,将始终得不到少年们的认可,走不进那个社圈。

2006-02-23


最近看到一个资料,据Technorati统计,人们每天会建立23000多个博客,相当于每3秒钟建立一个,这个数字还在增长。对于互联网用户而言,这是一个巨大的福音,但对那些商业公司而言,却意味着一个灾难,当每个人都成为信息的消费者、生产者、传播者,效果的确惊人。


《经济学人》最近也把关注焦点放在博客上,有篇文章《The blog in the corporate machine》。《经济学人》发表观点,传统的媒体沟通方式已经不能适应如今的需要,网络的应用如讨论组和博客等面临更大的沟通压力,不过也同时给企业带来了新的机会。


最近搜集了几个博客挑战商业公司的案例:


案例一:2004年9月,有人在博客上张贴公告说:使用一次性的Bic笔,可以打开人们认为几乎不可能撬开的Kryptonite牌自行车锁。该文字通过博客广泛传播。Kryptonite发表公告称,其自行车锁仍然能防止盗窃。纽约时报第二天就对此进行了报道。博客检控公司 Technorati称,有近200万人访问了博客。最后Kryptonite花了1000万美元换锁,而该公司的总收入才2500万美元。


案例二:音像出租公司Netflix也得到了深刻的教训,这一次的挑战者是其用户Kaltschnee,当Netflix明确向其用户 Kaltschnee表示对用户反馈没有兴趣后,Kaltschnee就把这些言论放到了网上,引起了Netflix用户的强烈反响,现在Netflix 对网络已经非常重视。


案例三:陈凯歌遭遇胡戈挑战。胡戈以“一个馒头”向《无极》发出批评性评论,引发网络下载狂潮。更有趣的是陈凯歌冲冠一怒要起诉胡戈,网络上掀起一轮批陈凯歌浪潮。不管陈凯歌会以什么方式收场,他会因为此事重新认识互联网。


当然,也有不少成功的商业博客案例出现:


通用汽车的董事会副主席Bob Lutz撰写的FastLane博客,已经成为其忠实用户的必经之地。在这里,用户可以获取各种各样的信息,甚至可以直接与通用的老总对话。话题集中在汽车设计、新产品、企业战略等方面。对于通用来讲,其价值要远远超过传统的网络营销方式。因此在通用看来,博客是一个最好的直接与企业受众沟通的渠道。通用甚至还建立了利润微薄的“Small Block Engine”博客。


波音公司也是善于利用博客力量的公司之一。在2005年,有约20万人访问了波音的公司博客。在位于华盛顿州的伦顿市的波音民用飞机总部,甚至被命名为“博客中心”。具体可见俺的博客文章“波音公司高管是如何拥抱博客的?”(为什么不是飞机,就是汽车)


事实上,博客并没有正面、负面而言,关键是现在的公司老大们如何真正理解并认识到博客的重要性。博客的快速发展还来不及让人们总结经验,但《经济学人》援引网络公关专家Steve的一句话,个人感觉比较有价值,他说:要像建立危机公关计划一样建立企业博客沟通计划,一方面企业可以主动出击,利用博客进行沟通,另一方面,如果有负面博客消息,企业也可以恰当应对。


否则,你也会成为下一个陈凯歌。(这是我的恶毒提醒)

2006-02-19


亲历桂林的体验,甚至不如在GoogleEarth上俯瞰桂林的体验。


前几天,看到一篇博客文章《旅行社吃了互联网的亏》,旅行社作为旅游体验的制造者,应该说有很多传统优势在,为什么会吃互联网的亏?


回顾了一下春节期间由旅行社组团的桂林之旅,的确是糟糕万分。


这次桂林之旅是报的中青旅的团,由于对旅行社心存忌讳,想中青旅牌子比较硬,应该靠谱点,后来发现,同行的团友基本上都是这类想法,但是,5天的行程基本把中国旅行社的所有糟糕事情都经历了一遍:



  • ‎拼团、倒团。一行14人的团队来自两个旅行社的拼团,到桂林才知道,中青旅先是转给一个东方之旅,有转给一个叫漓江之旅,以致于接待我们的地导竟然不知道中青旅是谁。

  • ‎旅游服务极差。配备的导游水平极差,介绍景点就象流水帐,我们使用的车辆也不是专门旅游车辆,甚至挂着军牌。

  • ‎疯狂安排购物店。在桂林旅游的2天半时间,共安排的5家购物店。甚至在春节期间,安排大家去药店,实在是不职业。大家集体抗议,有一半没去。

  • ‎餐饮简直差到顶点,标准定的是八菜一汤,数量足够,质量令人难以下咽,有同行者说:跟猪食差不多。投诉都没门,因为数量达到了。

  • ‎参观景点基本是拍照就走,大部分的时间以桂林当地的公园为主。

  • ‎返程的前一天,地导告诉大家,要再加付20%的费用才可以给车票。

  • ‎和大多数旅行团一样,本团在最后一天也是在“罢游”、投诉、抗议中度过。

  • ‎最郁闷的是,返京后,到建国门的北京旅游管理局投诉,却被告知,这不属于欺诈,因为大多数要出现问题的部分都在旅游行程中有提及,而且,中青旅的做法也基本是行规。找中青旅投诉,也没听到什么反馈。

此行之后,十几位团友达成了一个共识,以后再不报中青旅,甚至不报传统旅行社了,要游就去自助游,做一头“野驴”。


过去,我曾是野驴的实践者和呼吁者,现在,偶尔碰触一下传统旅游项目,的确是糟糕.


后来,看到携程也开始拥抱“蓝海战略”,即企业把视线从市场供方移向需求方,从关注竞争对手的所作所为转向为买方提供价值。携程在为情侣们量身定做了系列旅游产品之后,又瞄准了单身出行者。据称,拥有970万注册用户的携程,有着4.5西格玛的管理水平,六西格玛的目标是百万分之三的错误率,而 4.5个西格玛意味着99.87%的客户满意。


在传统旅行社所制造的的令人糟糕的“红色海洋”里,的确需要颠覆者出现。携程好象也屡遭投诉,但是,它在态度上有强调旅游体验的“蓝色冲动”,比如,05年携程“澳洲之旅”度假产品的一小批被证实旅游体验度差,“低质低价”的度假产品全面取消。


让“蓝海”来的更猛烈些吧!

2006-02-16


Yoray Liberman 向《纽约时报》展示这块情诗石板。



 

陈列在伊斯坦布尔博物馆里的原版。

 

以后准备开始一长线计划,收集一周最酷的体验。

 

同事推荐了一个非常酷的东西:4000千年前的情诗。并***了一部分。这是来自《纽约时报》的消息(点击这里),专门跑上去看了下:这是一块手机大小的小石板,上面刻着4000年历史的、世界上最古老的情诗。

 

这块石板从1880年出土以来,一直和其他74000块石板一起躺在伊斯坦布尔博物馆里堆满了灰尘,博物馆的历史和考古学家经研究发现,这块石板上面记载的是4000年前一名苏美尔女祭司向国王示爱的诗篇,文字优美大胆。最近,土耳其一家制衣商Bisse赞助该博物馆为这块宝物办了一次展览,并在情人节当天在Bisse的专卖店里向情侣派送石板的仿制品。

 

情人节收到一份4000年的情诗,估计很多人会受不了这份情感炸弹。

 

中国历史上,5000年前的情诗估计也有,况且中国古人也喜欢写东西,只不过得仔细找找,欢迎提供线索—

2006-02-14


徐静蕾在电影《我爱你》中。


小心了,徐静蕾博客过1000万了。这两天,在网上似乎不断听到有人如此狂呼。首先狂呼的是新浪博客频道,“徐静蕾博客勇破千万大关”。我的一位朋友张中锋曾经预测徐静蕾博客会在2月15日前破千万,现在也狂呼道,“未来30天且看传奇上演”。(http://blog.sina.com.cn/m/garyzhang)


不可否认,新的传播方式总会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创造英雄。想想几十年前,电视这种新的媒介出现后,可口可乐和万宝路率先投身30秒钟的电视商业广告,而成为品牌神话。现在,博客这种传播形式,也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制造着意外,不是周杰伦、蔡依林,不是张朝阳、丁磊,而是徐静蕾。


对于甚嚣尘上的博客热潮,徐静蕾就是其中的一只蝴蝶:蝴蝶翅膀的运动,导致其身边的空气系统发生变化,并引起微弱气流的产生,而微弱气流的产生又会引起它四周空气或其他系统产生相应的变化,由此引起连锁反映,最终导致其他系统的极大变化。


不管如何,徐静蕾这只蝴蝶,已经掀起了不小的风暴,1000万,112天,一人之力。正如《商业周刊》所说,博客们在网络上为所欲为。博客风暴还刚刚开始,徐静蕾这只蝴蝶也带来不少启示:


  • ‎“共享、重组、再造”的理念正在真正改变中国的网络世界。“共享、重组、再造”(Mash-ups)这一词起源于说唱乐,就是把一些不相关的的东西联结起来,重新组合,共享资源。徐静蕾虽然是一个外行,但是,她却成功地实践了“共享、重组、再造”这一理念,充分发挥大众的创造力的劳动成果,徐静蕾表示,她的第三部电影《梦想照进现实》,将以博客电影的形式拍摄,徐静蕾在博客上称:“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当导演”。这的确令人兴奋。

  • ‎向徐静蕾学习敞开大门,充分挖掘网络社区的创造力,培养“粉丝”团。徐静蕾的每一个博客文章都有数千条跟贴,欣赏这些跟贴也成为许多网民的兴趣。

  • ‎诚意和汗水。借《大长今》的那句名言,写博客也要有“诚意和汗水”,要放下架子,要付出劳动。

  • ‎把博客当做一种营销工具。对一个明星来说,传统的暴光手段如电视、报纸等,正在变得缺乏新意,而且费用不菲。徐静蕾通过拥抱博客这种新方式,获得的极大突破,估计徐静蕾会因此当选“2006年度艺人”。而新浪也借徐静蕾大大地赚了不少眼球。

  • ‎一个很大不足是,当博客越来越成为一种新鲜的体验,但是,博客所提供的技术支持仍然太过贫乏,看看徐静蕾那简陋的页面,我们有理由疑问,除了文字、图片、声音,博客也需要更家博大精深、色彩斑斓。

2006-02-10


提及“拒客事件”,香港迪斯尼行政总裁安明智多次低头以手掩鼻,哽咽连连


 


金错刀: 


迪斯尼可能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向顾客说不”而引起轩然大波。


2月1日、2日两天,迪斯尼乐园在入场人数达到上限后关闭园门,香港迪斯尼发生了数百名中国大陆持票游客被拒之门外,并一度试图强行入园的事件。问题源于迪斯尼乐园的一项系统,即所售出的门票有效期为6个月,但没有注明具体入园日期。那两天,因园内游客已经爆满,数百名持有此类门票的游客被拒绝入园,其中许多游客来自中国大陆或台湾。


相对于香港媒体的口诛笔伐,我反倒以为迪斯尼“向顾客说不”有其特别的正面意义。迪斯尼“拒客”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避免过度使用,对迪斯尼这种制造体验的公司而言,它的最大使命就是贩卖快乐体验。这种快乐体验不是产品,也不是服务那么简单。事实上,勇于“向顾客说不”也是那些很擅长体验经济的共性,比如,西南航空公司,它就没有头等舱,也不对号入座,不采用任何预订方式,不提供餐饮服务,不提供行李转机服务。但是,这些丝毫没有降低西南航空公司的顾客满意度和快乐体验。相对于国内旅游业“不向顾客说不”而带来的极其糟糕的旅游体验而言,迪斯尼的“向顾客说不”也值得国内企业借鉴。


从反面来看,迪斯尼面对危机的反应不够迅速,处理方法也比较生硬,虽然,事后做了不少补救工作,但是,感觉仍不够到位和彻底。


 


邵颖波: 


这个有点小题大作了,我甚至还很欣赏迪斯尼。从企业经营的角度看这当然是他们开始估计失误造成的,任何一个公司都避免不了犯类似的错误,关健是能够自己承担下来。有错就担下来,这肯定不只是实力大小的问题,而是公司道德问题,法人人格问题。当然也可以说没是市场压力使得他们必须出来承担,这样说,肯定能获大多数人的同意,认为外国公司天生是好人的想法肯定有点傻。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如此,不也是非常正常吗?就应该这样,正是商业的内在精神起作用,它起作用的方式就是这样。记得美国的大经济学家弗里德曼谈过这个话题,说企业的责任问题,他说企业唯一的责任就赚钱,在合法的情况的下赚更多的钱,而很多同时利他的行为会成为其附属品随之而来。以前有个外国朋友跟我说,你们怎么那么爱说双赢啊,太傻了,你要双赢那是不可能的,你只管自己赢,才能得到双赢。


袁岳: 


这是一个所谓“商业两难窘境”的处理,在这种情况下意味着没有简单的完美方案,你必须有一种代偿方案来进行适当处理。很显然,只是YES 或者NO的做法都不好,也就是说拒绝或者放行都可能不是特别好的方式。代偿模式的最可能的解决方式设计可能是:不是使用简单的拒绝方式,而是使用替代方式比如持同一票在其他约定时间可以同时两人入园。


在航空公司的模式有一种情况,如果在规定的时间因航空公司的原因不能起飞,他们帮助你转换飞机并同时升舱,或者还奉送一张本公司的免费机票。这就是典型的代偿模式。


我的看法是在服务业中重视代偿模式,这是一种解决暂时窘境,也是维护顾客长期信心的服务措施。


 


张中锋: 


一方面,迪斯尼这样做,是为了避免更大的风险的产生。另一方面,后来,迪斯尼的具体做法也非常勉强。迪斯尼有点不把顾客当顾客,客户和用户是不一样,迪斯尼是和买票顾客有契约关系的,单方面的“拒客”是不合适的。我唯一想到的是,它为了避免更大的灾难的产生。最重要的是,没有把带来更多欢乐的理念放在内心,在管理上没有经过审慎的思考。从公关上讲,是失败的。

2006-02-05



经常可以收到波音公司的航空快递,这一次,波音民用飞机集团副总裁迪·贝斯勒博客话题产生了兴趣,一个最传统行业的领导人遇到一个最新锐的技术,这种反差令人期待。


波音成立的自己的公司博客,在2005年,有约20万人访问了波音的公司博客。在位于华盛顿州的伦顿市的波音民用飞机总部,甚至被命名为“博客中心”。


兰迪·贝斯勒甚至在自己的博客上写到:不知道波音公司的创始人比尔•波音会怎么看待博客?


以下是兰迪对博客的看法:


过去12个月里,全世界约20万人次访问了我们的博客。也许与很多大网站或博客网相比,这样的访问量并不算多,但对我们而言却是个大数字。


我以前从未料到一个谈论民用飞机、市场战略和全球竞争的网站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去年我们得到了来自美国各地的意见和建议,这很正常,可是我们还得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反馈,包括:


澳大利亚、法国、日本、德国、英国、比利时、中国、新加坡、阿根廷、新西兰、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奥地利、南非、中国香港、荷兰、立陶宛、菲律宾、迪拜、巴西、马耳他、加拿大、肯尼亚、瑞典和巴哈马群岛。


通过无数类似Google、Airliners.net以及MSN等网站提供的链接,世界其它地方的很多访客也在此停留。我们的博客甚至成为一些博客网站上谈论的话题。



而我认为最有意思的,是我们收到的一些睿智的评论,比如前不久一位先生从阿姆斯特丹发来的留言: “从商业角度来说,用来启动A380的这么一大笔资金有没有更好的用途?让A380占领广阔的飞机市场是一回事,而从投资中得到合理的回报就是另一回事了……”


提到A380,你有没有看到几天前来自拉斯维加斯的一条有趣报道?似乎机会对那架降落在拉斯维加斯的飞机关上了门。这个星期早些时候,美国广播公司(ABC)报道的另一条新闻对这个大型飞机提出了置疑,点击这里你可以看到这条新闻报道。


回到博客的话题,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是兰迪手记的忠实拥护者。我们不时听到有人对我们文章的真实性表示怀疑――例如这位来自慕尼黑的读者写道:


“我理解你作为一个波音人的立场,但是你应该诚实点……”
这条来自法国图卢兹的留言似乎对我的健康状况很感兴趣,但他真的是在关心我吗?
“兰迪,你听上去不堪重负。”
我只能回答说:我不堪重负吗?是吗?

2006-01-25

1月20日,“Google中国编程挑战赛”在北京拉斐特城堡决战,5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技术高手,来分享价值25万元的奖品,冠军的奖励是令人兴奋的的24寸液晶显示屏和一台笔记本等价值4万人民币的奖品。这是一群智力超群的人士,以男生居多,女生极少,除了物质奖励,Google三天时间内在拉斐特精心制造了一个技术乐园,让这些技术天才们终生难忘。我印象最深的是李开复的几句话,“不可以打击失败”、“程序员是一个终身的职业”。李开复还有一句口头禅:learn by doing,意思是说,亲身体验的学习最难忘。在拉斐特城堡,Google把这种体验式的文化做了充分发挥。 1、“Google中国编程挑战赛”入口处,旁边是一个金色的美女雕塑。



2、50名技术高手的PK现场。

< 3、Google员工向众高手布道Google文化,有个家伙说,“我加入Google就是为了三件事:早餐、中餐、晚餐”,让人羡慕非凡。据说Google中国的一项重大任务就是寻找一位大厨。对这些技术派高手而言,这方面的吸引效果更为有效. 4、会场来了不少Google小将,这些参赛者还是蛮崇拜李开复的,而李开复这种以收弟子的形式,看似有见江湖做派,却也让人倍感新鲜。程序员也是一个江湖。 5、李开复在加入Google时,也被进行了残酷的面试,面试人员称:Google绝对不怀疑你的能力,唯一担心的是你是否适合Google的价值观。 6、这是Google式创新的一个考题:如何利用20%左右的自由时间进行创新。在这样的创新中,Google不仅强调创新、可执行性,更要体现平等民主、效率高的。观察下来,中国人在创新、可执行性上不弱,在平等民主、高效率方面确实有所欠缺。 7、“Google中国编程挑战赛”的后30名,奖品是一个Ipod NOMO。 8、Google在颁奖晚宴上的一个噱头,为员工和决赛选手庆贺生日。 9、冠军的奖品是一堆Google工程师的标准配置,24寸液晶显示屏、笔记本电脑等。注意:还有一个红包是现金哦。 10、冠军的获得者徐串,浙江大学研究生应届毕业生,这位获得了意外惊喜,本来是亚军,后来因为原冠军有作弊行为而晋升。

2006-01-24

 


之前,我一直用Maxthon,最近看到,Kenwong的站主在用TheWorld,抱着跟风技术派的心理,下载了一个,感觉不错,页面简洁、占的空间也不大。Maxthon我用了1年多了,随着其版本的增加,容量的加大,增加了不少花哨的东西,但是,反应速度却慢了下来,曾经有几次莫名其妙的死掉。TheWorld的现在的手感不错,很简洁,一切为了阅读服务,没有太多花哨的设置。希望TheWorld保持这份干净。


最近也换了一个RSS浏览器:GreatNews,看到的是KESO的推荐,我也喜欢它的简单、干净。一段时间以来,发现我喜欢的不少小工具都变得花哨起来,难道这是微软带来的恶习。最近,准备把电脑里所有的常用工具更新一下,换上那些简单干净的,这才是技术的本质。欢迎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