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3-31


最近在Engadget上看到一款饮料,饮料口味可以由消费者自己选定。抛开产品本身,我觉得,IPIFINI 最大突破不是基于产品层面的,而是基于思维层面吧。过去,我们消费的产品完全是由厂家来确定,消费者偶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现在,决定权完全交给消费者。这种做法实在是很博客。个人认为其产业影响意义不亚于可口可乐诞生的1886年。


据介绍,位于麻省(Massachusetts )的 IPIFINI (就是该饮料品牌)帮大家实现了这个梦想,推出了可自由设定口味的饮料杯(Programmable Liquid Container)。


利用杯子边边的小按钮,里头储存了各种口味(或各种色素),只要选择你中意的,轻轻按一下,不管是橘子或蓝莓,随你高兴!IPIFINI 说现在他们已经在各类型饮料推广该专利,相信不久以后,管他是咖啡还是苏打水(别忘了气泡酒!),一切都是这样的随心所欲!

2006-03-28

 


联通此次“换标”,有点换汤不换药。


自今天开始,中国联通的换标动作正式开始,联通LOGO将在全国范围内由“蓝”变“红”。对于此次换标,重大变化之一是颜色上的。强调红、黑色。中国红:国旗色,代表热情、奔放、有活力,是中国情结最具代表性的颜色。水墨黑:最具包容与凝聚力的颜色,是高贵与稳重的象征。另一变化是强调了 “i”这一关键点,红色双“i”既象两个人在随时随地沟通,突出了“让一切自由连通”的品牌精神,又在竖式组合中巧妙的构成了吉祥穗造型,强化了联通在客户心中吉祥、幸福的形象。i:发音同“爱”,延伸“心心相连,息息相通”的品牌理念;英文释义“我-i”、“信息-information”迎合“以客户为中心”的营销模式。


纯粹从品牌的角度来看,联通此次换标传达了几种利好转变:



  • 变得更酷一点。不管是换标,还是联通广告的变化,都能感觉出这家形象陈旧公司的变酷冲动。色彩对比更鲜明、简洁,字体介与黑体与综仪之间,更具时尚感。

  • 突出了英文标识,更具国际化感觉。

  • LOGO最重要的是要与众不同,联通通过“i”的变化体现了这种与众不同。

  • 强化了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抓住客户的确是联通的重中之重,卢永仁离任联通之前,曾说过,“联通去年CDMA的上客成本平均(每名)达 662元,相反GSM的成本只是134元,今年的重点是加快CDMA上客,及降低成本实现盈利,除重塑品牌外、将会简化销售网、增加CDMA手机采购量1 倍。”

但是,用数字时代的品牌规则来看,联通此次变酷动作又存在几大硬伤:



  • 仍然不够酷,联通LOGO并没有进行太大的创新,缺乏兴奋感,不太让人出人意料,色彩使用仍感陈旧。

  • 品牌个性仍不突出,不够旗帜鲜明。我要拥抱什么,我要激情什么,对于要把3G的无限想象带给消费者的联通而言,消费者显然无法从新标从获取这种想象。标志的鲜明度不够,可能也暴露出联通战略的不清晰。

  • 最大的硬伤仍然是“中国结”图形。“中国结”图形曾经给联通带来第一步的品牌知名度。但是,因为“中国结”是常见图形,非常不利于品牌的传播、保护以及延伸,联通这次换标竟然没有对这一中国结形象进行再创意,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

  • 现在,联通干脆把蓝色的“中国结”变成红色,这种雷同性无疑会大大弱化联通的品牌传播度。试想一下春节的状况,满世界“联通”,天哪。同时“中国结”本身的处理不具开放性,而且“中国结”太过于民族化,这些都使得这一新标表现得不够国际化。

  • 最重要的是,好的品牌LOGO是体现公司定位的。先看看联通官方的说法——“构成了一个极具张力和稳定性的组合”。这种中庸做法可以理解,但是对于联通所处的数字融合浪潮的先锋位置而言,这种中庸不利于定位的清晰。你要吸引哪部分人群?你要放弃哪部分人群?事实上,这种讨论已经不是一个品牌标识所能承载,它关乎战略,关乎创新方向,也关乎一个公司的未来想象。

2006-03-27

当国际化遭遇本土化,总有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前几天,跟GE中国的人聊天,聊起GE刚进入中国时,有好几个段子曾在公司内部广为传诵。


段子1:有一次,GE在厦门办展会,忽然进来一位观众,向参展人员发话:“把你们‘歌’公司的资料给我一份”,GE的员工没听明白,做诧异状,那人着急了便大声说“你们不是‘歌’(ge)公司吗?”GE员工这才明白,这位仁兄是按汉语拼音ge来描述GE的,一时传为笑谈。


段子2:很早以前,GE一位员工到一城市出差,下榻一酒店,晚上跟服务员说,“明天早上7点morning call”,还解释了一下就是“叫早”服务,服务员记下了。第二天早上,该GE人士被一阵猛烈的推搡叫醒,睡眼朦胧之后才知道这就是“morning call”。


段子3:也是很早以前,时任GE中国北方区总经理的程嘉树在两位市场部属下的陪同下到外地出差,大概是二三线城市,这两位部下中有一个是位憨厚的美国姥,另一位是女士,中国人。GE订了三个房间,一个是贵宾房,另两个是普通房。安排妥当后,酒店服务员问这位中国女士:我们已经把外宾安排到了贵宾房,还有什么吩咐?立刻晕倒一片。服务生竟然把美国佬当成了老板,而且尊为外宾。

2006-03-23


 


文=金错刀


从籍籍无名到全球知名品牌到底有多大距离?


对于那些年代久远的资深品牌而言,他们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和上亿美元的投资才成就今日。但对于那些品牌新军而言,这却是一个梦魇,在10倍速经营的数字时代背景下,他们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去苦心经营,他们必须快速成名才能避免被淘汰,他们甚至没有足够的广告费去推广品牌。


快速——这是那些品牌新军的唯一通道,幸运的是,那些品牌新军更擅长于快速品牌之道,并以非凡的创新力把那些躺在传统营销教科书上的品牌老兵抛在身后。


1月23日,Interbrand旗下的在线品牌杂志 brandchannel.com公布了“2005世界最具影响力品牌”,Google超过苹果公司重新夺回第一的位置,苹果排名第二,Skype排名第三,星巴克排名第四,宜家排名第五。


把时间之针拨回到7年前,Google还只是一个在小圈子内流传的无名之辈;2年前,Skype才刚刚呱呱坠地,毫无品牌知名度可言;9年前的苹果公司正处在奄奄一息的状态,品牌价值也是一败涂地;十几年前,星巴克还只是盘踞在美国西雅图的小型咖啡连锁店。


用一飞冲天这类词汇来形容这些“快品牌”制造者毫不过分,在品牌价值快速飙升的背后,是这些品牌打破常规的创新,以及迎合潮流的快速变化。对于基本属于品牌新军的中国品牌而言,要想在消费者日渐拥挤的大脑里占据一席之地,除了快速,还是快速。


那些“快品牌”者是如何制造一飞冲天奇迹的?


唯“快品牌”生存


让我们先看一份“快品牌”名单,他们来自于Interbrand公司和《商业周刊》的“全球最佳品牌”榜单。Google的快速增长令人称奇,才7年多时间,它的品牌价值已经高达84.61亿美元,把西门子、飞利浦、摩托罗拉这些“百年老店”抛在身后。


另一家为人称道的“快品牌”是三星电子,三星电子以快速的品牌增长模式向对手发起了进攻,2001年品牌增长率为23%,2002年为 30%,2003年为31%,2004年为16%,2005年为20%。这种增长速度,简直无人可敌, 2005年,三星以149亿美元的品牌价值首次超越索尼。


再看看那份“慢品牌”名单,索尼、摩根士丹利、大众汽车等,他们出了什么问题。一个不可否认的变化是我们的商业环境变得更加复杂、更具不确定性,传统的营销策略正遇到新的阻力,比如,在营销专业人士看来,广告正在变得越来越缺乏效力:通过电视广告?越来越多的家庭开始使用TiVo互联网电视,并借此跳过大多数广告;通过互联网?越来越多的人借助一些软件外挂来过滤垃圾邮件和拦截弹出式广告;通过报纸广告?越来越多的人在放弃报纸,把目光转向了互联网和杂志。


在数字时代,那些品牌新军由于采取了最具创造力的方法而进入品牌快速道,他们是“快品牌”的尖锋力量,他们更清晰地了解消费者的真实需求,以及更快地吸收和适应各种新技术。在中国,你可以从这些品牌中找到快的力量,如联想、明基、百度、分众、阿里巴巴等。


但是,“快品牌”模式不只是新进品牌的专利,有些品牌老兵由于适时进行了自我更新而“老树发新枝”,驰入了品牌快速道,如诺基亚、宝马、汇丰、宜家等。


观察这些“快品牌”制造者,虽然各有鲜招、创新百出,但是,他们也都遵循一些共同的法则,比如:成为酷品牌、发力网络、制造宝贵的新体验。


法则一:成为酷品牌


对于那些新进品牌而言,要想快速成长,一个没法逃避的关键词就是酷。这方面的典型代表是三星电子和苹果公司。这是两个类似咸鱼翻身的故事,在1999年,三星电子还只是一个二流品牌,刚回到苹果公司的乔布斯面临的境况也差不多。通过给自己的品牌增加“酷”元素,三星电子和苹果驰入了品牌快速道。


酷品牌的目标之一是制造与众不同。酷品牌更擅长培养狂热的品牌追随者。现在,培养品牌崇拜者或至少是建立一个意志坚定的消费群已成为一项普遍的战略。


eBay中国区CEO吴世雄在接受《数字商业时代》采访时表示,“酷”的核心仍是“客户至上”,“要紧跟潮流,要了解新兴消费群落的消费需求和心理,就要对时尚流行元素密切关注。要有多渠道的信息来源,关注流行趋势,什么是热门的,什么是人们热议的话题等。”


法则二:发力网络


在新的传播链里,网络已经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元素,它是一个革命性的传播放大器。看看迪斯尼的例子,从一个美国知名品牌到一个全球品牌,它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再看看Skype的奇迹,它迅速在全球扩张只用了2年的时间。


病毒式营销一直是互联网公司的偏爱,他们通过这种方式来巧妙制造影响力。而那些精通网络营销的品牌明白,网络的魅力就在于其庞大的使用人群。


拥抱互联网虽然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必须在点燃消费者的热情上有过人之处。一些调查也发现,对于品牌缔造者而言,无论消费者想要什么,关键在于要为消费者提供杰出的产品以及可以使用产品的工具。


奥美顾客关系行销中国区总裁范庆南则表示,“网络事实上是一个很好的互动营销平台。要利用网络这个平台,去创造一个让消费者感觉到很不一样的体验。”


法则三:制造宝贵的新体验


强调一种体验的品牌形象,顾客才会蜂拥而至,争相购买、使用、拥有。苹果的iPod就是这样一个例子,iPod不仅是一款时尚的数码产品,更代表了一种很酷的新鲜体验。即使在中国市场上,也有很多模仿iPod设计的产品出现,但是,很多人仍然选择iPod,因为,这种独特的品牌体验无法拷贝。


在汽车行业哀鸿遍野的情况下,宝马却保持了快速增长,它的秘诀之一就是增加品牌体验。宝马的口号是“追求驾驶的乐趣”,宝马中国首席代表孔安得表示,“我们一定要生产有激情的产品,同时保持创新”。


过去,公司关注的是如何生产更新、更好、更廉价的产品和服务,随后拿到市场上去销售。现在,游戏规则发生了变化,公司需要围绕自己的产品为消费者创造美妙的精神体验。
“快品牌”模式也有风险存在,在锡恩公司总裁姜汝祥看来,“快品牌”的最大缺失,就是客户体验的不足和品牌的长期持续性没有得到时间的验证。

2006-03-21

 


两人关系不错,交锋指的是观念交锋


上周,主持了由《数字商业时代》、新浪科技白银时代的联合沙龙,主题是博客,有几位博客话题的牛人参加:博客中国董事长方兴东、新浪网总编陈彤、易凯资本CEO王冉、数字商业时代主编王鹏越、奥美互动总监王宏鹏。方兴东、陈彤的思维碰撞比较有意思,也对当下的博客商业化是另一种注解。


方兴东认为博客是WEB2.0的杀手级应用,陈彤则表示,没有承认过WEB1.0、WEB2.0的概念。


方兴东认为博客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把方舟子奉为中国第一博客,并认为凤凰卫视的主持人也都是博客。陈彤则认为博客远没有成为互联网的主流,如果过于放大它的影响显然是不恰当的。\


一个怀抱梦想,一个冷静处之,一个象秀才,一个象大兵。


聊天中,方兴东有提及一个新词汇:蓝海。不可否认,博客已经成为蓝海战略的一个绝佳案例,蓝海战略认为,价值创新不取决于技术的强弱,而是取决于对消费者的把握。博客从技术上并没有太大的创新,王冉称之为“一个过时的技术在一个合适的时间推出”,但是,博客却开辟了新的需求空间,那就是每个人对话语权的把握、发泄和渴望,陈彤称之为“我的地盘,听我的”。同时,也不可否认,博客是由方兴东创新提出,但是,真正把博客做成一个蓝海,而非一个小水沟,则是新浪,新浪以名人博客为工具,开发了博客市场的热情和无限想象。


博客这片蓝海带有更多中国原创的味道,这也给身处红海撕杀的中国IT业更多感同身受的借鉴:


  • IT业有一个规则,创新者灭亡,模仿者生存。模仿者指的是创新性模仿,很多时候,第一个创新者太注重技术,而忽略消费者,而创造性模仿则因为关注消费者价值而获得成功。苹果如此,博客也如此。

  • 技术并非蓝海的关键,把眼光放在消费者身上吧,而且要心怀谦卑。

  • 蓝海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事实上,很多创造了蓝海市场的人可能并不知道什么是蓝海。

  • 拥有强大的用户群才是蓝海市场的根本。博客中国相对较弱的用户基础,限制其后续发展,而新浪强大的用户基础则提供了有力支持。

  • 用户(user)和客户(customer)有着本质的区别。这是比尔.盖茨的观点,庞大的用户并不代表着你拥有庞大的客户。现在的博客大都是用户(user)而非客户,从这样的角度看,博客中国和新浪博客未来的机会均等,未来的关键在抢客户而非用户。

  • 营销已经上升到战略高度,而非战术层面。现在,是产品过剩时代,好的产品不仅要让顾客有需要,更要感动顾客。

  • 博客也给传媒业诸多借鉴。方兴东把博客上升为一种生活方式,把凤凰卫视的主持人看作是一种博客,我都是深表同意的。看一下我们的传媒环境,新锐媒体如湖南卫视很博客,Google很博客,互动、融合、共创也许会成为传统媒体未来的方向,这也需是传统媒体抗衡网络媒体的一剂良方。

  • 积极拥抱博客吧!

2006-03-14

在CeBIT泛滥的数码海洋里,看到巨大的中国概念标志,还是很让人兴奋的事情。虽然,之前有媒体称,有410家中国公司参展,但是,这在 6000多家参展商里仍是不太显眼。一方面,中国公司的展台大都比较小,而且位置不太好。也有不少展台面积巨大的,如夏新、明基、华硕等。黄金地段大都被欧美厂商霸占,西门子更是盘踞了一个小展馆,有点强龙难压地头蛇的味道。但是不少中国公司则是想方设法寻求出位,爱国者是一袭唐装,而阿里巴巴不知采取了什么策略,成功地把很多黄色的印有阿里巴巴LOGO的大袋子挂上不少老外的肩上。


在CeBIT这个巨大的竞技场上,可以看到中国概念的一些兴奋点:


1、国际化冲动。虽然进入国际化俱乐部成本高昂,不少中国企业还是拼力为之,比如联想+IBM,明基+西门子。


2、品牌化冲动。从贩卖产品到贩卖品牌,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发掘品牌的威力。


3、向产业链上游进军。有微软、INTEL鼎立推出的Origami,在CeBIT开业第二天就占据了所有欧美财经报纸的头条,其硬件生产商,除了三星,还有中国的方正。


但是,在CeBIT上,中国概念的欠缺也一样被放大出来:


1、在核心技术上仍然落后。更多则依赖设计、剑走偏锋来获得差异化。


2、在欧美市场,中国品牌仍然处于二流地位,尚有无限潜力可挖。


3、在产业链上游的话语权缺失。在这么多炫酷产品的背后,你能感觉都有一个看不见的手在掌控,有些人在操控着游戏规则。比如,WINTEL联盟有个核心客户计划,只有几个产业链上游的厂商才能享有提前一步开发最新技术的权力.



华硕的招牌产品林宝坚尼笔记本,拉来一台货真价实的林宝坚尼来助阵。创意指数4星半。


 


明基+西门子的手机展台不仅气势恢弘,而且很酷。创意指数4星半。



联想处于IBM展台中,虽然面积不大,人气够旺,沾了IBM品牌的光。创意指数3星。



明基的中国概念产品,把显示器跟中国古代名画进行结合,挺能忽悠老外。创意指数4星。



 爱国者的唐装打扮,好象去年也是唐装。创意指数3星半。



朗科找了一个机器人助阵,创意指数3星。

2006-03-11

3月9日,CeBIT开幕当天,汉诺威小镇突遇寒流,天降大雪。虽然寒流阵阵,CeBIT的27个展馆仍然吸引了不少人气,但是各个展馆还是寒热不均,整体来看,消费电子、手机等展馆引发狂热追捧,而一些办公用品、金融类产品则热度不够。


 



 
CeBIT内大雪阵阵


 
开幕第一天人气不够旺
三星电子在CeBIT的新闻发布会引来全球数百家媒体追捧
IBM展台保持着较高热度
诺基亚展台缺乏足够的创意,但仍吸引了不少的眼球
BENQ出手够大气,紫色一片

2006-03-06

 
这组点击量极高的李彦宏照片,够时尚,却不够硅谷。


3月4日到第一财经电视“头脑风暴”做非常评论员,本期话题是“搜索战国”,请了几个搜索的牛人:百度李彦宏、雅虎中国CTO吴炯、中搜总裁陈沛。


见到李彦宏是在上海电视台的化妆间,穿一皮甲克,紫色衬衣,没有打领带。我特别留意下这一细节,是因为电视台特意嘱咐要着正装、打领带,其他几位嘉宾,包括另两位非常评论员——第一财经日报总编秦朔、贝恩咨询CEO黄晶生都遵循了这一游戏规则,不知是特意还是随意,李彦宏保持了这种与众不同的硅谷作风。


在录播节目之前,跟李彦宏聊了一会。李的坦诚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和不少创业英雄在成名后开始转用公关语言不同,李仍然保持着本色,谦虚谨慎,不急不燥。问李彦宏的第一个问题是同事转发的,是有关百度买地盖房子的事情:有人给百度算了下账,盖房子后租房子是很划算的投资,百度还会继续盖房子做房地产?李彦宏做了个解释,说不是的,大概是百度会很专注,盖房子也是因为研发人员太多。


问李彦宏有否自己的博客,李彦宏说没有,没有时间弄。


录播节目前,是主持人袁岳的暖场时间,聊起李彦宏也是新派晋商。对旁门左道比较精通的袁岳,信誓旦旦地告诉李彦宏:你有山西人的重要特征。引来李彦宏惊讶疑问,袁岳说:牙齿。李彦宏的牙齿是不够洁白,有点发黄。暗想:美国总统候选人克里曾经为竞选美白牙齿,身为公众人物的李彦宏,如果能在牙齿上做点文章,至少能为百度的股价增加几美分的推动力,建议杨子把此项任务作为CEO品牌工程列入06年重要公关项目上。


对百度而言,李彦宏当之无愧是百度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2个多小时的对话下来,对百度、李彦宏的核心竞争力有如下认识,借用咨询公司的SWOT分析工具,其Strengths部分有:


1、在战略上,李彦宏专注是金的理念会让百度保持战略的清晰方向,那就是中文搜索第一家的定位,让百度成为中文搜索的标准,以此抗衡Google。


2、在技术上,李彦宏仍然是领先者,包括对下一代中文搜索的判断上,李彦宏不仅有着技术敏感,更有着商业敏感,这种融合值得期待。


3、不止是技术,还有用户体验。令人惊讶的是,李彦宏不是一个技术鼓吹者,而是时时刻刻提到用户需求。这似乎和晋商的天赋有关,前段时间,看到《乔家大院》中乔致庸向新伙计总结自己的成功经验时,说了四个字:心怀天下,不是讲抱负,而是说的要心里装有天下人的需求。在节目中,我提到这个故事,袁岳问李彦宏有否看《乔家大院》,李彦宏说没有。


4、最关键的是公司精神。李彦宏多次提到硅谷精神,并且身体力行之。李彦宏创立百度时,定下了两条规矩:一是不准吸烟;二是不准带宠物。其他则百无禁忌。


5、自下而上的创新。硅谷精神鼓励创新,更鼓励自下而上的创新,事实上,拥有自下而上的创新更具杀伤力,这是民主的力量。我问过李彦宏,百度的产品创新有多少是自上而下压下去的,李彦宏表示有20%,也就是说,百度80%的创新是自下而上的,相对于其他,这个数字更令人激动。看到《财富》的一篇报道,Google自下而上的创新大概接近100%。


6、每逢大事有静气。这句话曾被包括毛主席在内的很多人推荐过,李彦宏是我见过的CEO中特别有静气的一位,不是刻意为之,肯定有长时间的修炼。即使在台上的争吵环节,李彦宏也会保持着倾听的姿态和少见的冷静。据说,李彦宏的平静在百度内部也很知名,梁冬在书中曾吹捧过:他的平静沉着像镇定剂,给人的感觉是:天根本塌不下来,一切尽在掌握。在互联网浮躁的热浪中,这种静气难能可贵.


其Weaknesses部分观察如下:


1、不够酷。虽然百度很知名,推出的诸多产品很不错,但是,百度还是不够酷。估计每一个第一次使用GoogleEarth的人都会为之震撼,大叫一声:太酷了。百度考虑用户的需求很到位,但是在超越用户需求上需要继续努力,至少在现在,百度的产品缺乏出人意料的惊艳。


2、品牌强度不够。在节目现场,袁岳做了一个投票小测验:你在使用什么搜索引擎。结果是Google排在第一,百度排在第二。对于现在的百度而言,品牌不仅意味着很高的知名度,更要有深的内涵去丰富。品牌不只是一个符号,一个搜索标准,更代表着一种生活态度。


3、组织能力是否依然硅谷。硅谷精神就是创业的精神,在人员急剧膨胀后,拥有高涨创业热情的李彦宏能否继续引燃组织的活力,在公司变大后,让每位员工继续身处“激情燃烧的岁月”,不仅是李彦宏的挑战,更是百度的挑战。


4、战略就是放弃。李彦宏的迅速崛起,在于一个重大而坚决的战略放弃,放弃企业级市场,推出百度网站、拥抱竟价排名。面对下一拨搜索战役,李彦宏能否快速因应变化,坚决地进行战略放弃,勇猛地发起战略进攻,是一个巨大的悬念,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总之,就像百度的那本书《相信中国》,我相信李彦宏多于相信百度。

2006-03-04

今天到第一财经“头脑风暴”录节目,主题:搜索战国。在硝烟还没有开始之际,现在第一财经的办公室里博客一下,周末时间,有部分人在加班,不愧是电视台,美眉不少。

使用的一台电脑,显示器上放有一个小东西,特有创意,推荐一下,博周末一乐:

 

最受欢迎工作表:

培养情绪 15分钟

泡茶  30分钟

眼部运动  15分钟

和同事聊天  30分钟

舒展筋骨  30分钟

午饭  1小时

高效工作 5小时

合计  8小时

 

内部参考(老板可不喜欢)

2006-03-03

           


 


这是在著名的engadget网站看到的一个产品介绍,粉红色的iPod nano领带,很酷,也很business2.0。


亮粉红色的外型,背后藏了个小暗袋,恰好可以容纳 iPod nano,还有一个用来收纳耳机线的小环圈,还真是挺人性化的设计(不过,数据照上看到的,似乎领带背后拥挤了一点,毕竟耳机线的接头是在 nano 的下方)。


engadget发表评论说:倘若用来放比 nano 要稍重一点的随身听,可能会造成使用者颈部的不适,甚至衣领上出现诡异的绉褶。话说如果您真想要花上个两、三千元在领带上,那你不妨在多花个几百,帮您的随身听买个安身所。另外,粉红色领带配起来有点怪怪的,跟睡衣的颜色似乎是接近了些。


在网上搜了一下价格,要95美元,不只是有粉红色,也有其他颜色可选,的确算是白领装备。给iPod 做外围设备的有N多家厂商,但拿领带来做文章,的确有点匪夷所思。酷产品有时就是这样而来,利用一个匪夷所思的创意,切入一个匪夷所思的细分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