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就象盛大的一款游戏“冒险岛”,盛大正在进行一次战略冒险。


盛大第四季净亏损为人民币5.389亿元(约合6680万美元)令外界惊讶,但和盛大的内部人士聊起来,这也并不出人意料,有人总结其为“大战略、大转型、大亏损”。


靠网游起家的盛大,正在弱化网游的成分,而开始拥抱数字家庭。自2003年中盛大就开始思考企业的战略转型,网游业务不再是盛大的主营业务,盛大考虑的是如何把丰富的互联网应用转移到以电视为核心的家庭应用上来,而去打造一个内容互动的平台。盛大转型的代表是三条产品线:EZ Pod,将PC平台升级为综合互动娱乐功能的娱乐平台;定位于电视与宽带平台的“宽带娱乐电脑”EZ Station,即“盛大盒子”;第三是掌上网络娱乐终端EZ Mini。


在盛大的知情人士看来,盛大盒子只是一个幌子,陈天桥的目标是抢夺遥控器。在盛大内部,对于战略转型也有争议:如果此举成功,那么天桥和盛大将达到另一个高度;如果失败,那么盛大也就到此为止。


相较与盛大豪赌式的战略转型,另外两家网络游戏的热门公司网易和九城则采取了保守的做法,网易第四季超过4亿人民币的网络游戏收入,已经证明,网易正在取代盛大成为网络游戏的老大,面对未来,丁磊正在试验一条不同于盛大的资本运营方式,而是采取企业孵化器模式。九城朱骏更为保守,不采取大的战略进攻,而发力产品项目的“冷战”。


盛大的巨亏,这是战略转型的代价。


关于盛大的批评,最狠的是来自谢文的评价,他表示盛大不是一家具有互联网精神的公司,这一观点也颇受到一些盛大内部员工的认可。


现在的管理学案例也表明,一个成功的公司,除了要有清楚的公司战略,更要有清晰的组织能力。陈天桥的战略野心是想做网络传媒之王,对于一家缺乏互联网精神的转型公司而言,这一硬伤才可能成为致命伤。


上一篇: 陈凯歌挑战了WEB2.0吗?
下一篇:每周一酷:粉红色的iPod nano领带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