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一个馒头》没有酿成血案,却引发一场波澜。


另一《无极》恶搞版“帝国时代”


金错刀:


陈凯歌冲冠一怒为胡戈。短短十几天时间,“陈凯歌起诉胡戈”事件已经迅速升温,几乎成为所有网站、论坛的热点话题。单独探讨“陈凯歌起诉胡戈”的官司已经毫无意义,成千上万人的热情参与以及Google上百万的搜索量显示,这已不是两个人的战争,而是两种观念的战争,两个阶层的战争,甚至是两种规则的战争。


一个事实是,陈凯歌挑战了胡戈,却遭到了人民的集体挑战。陈凯歌到底挑战了谁?


我觉得,陈凯歌首先挑战的是网络的游戏规则。在网络的游戏规则下,胡戈的做法并没有什么出格之处,有的律师也称,这是网络时代发表评论的一种方式。但是,这种游戏规则也是传统精英陈凯歌所看不懂的,也势必发生碰撞。


陈凯歌挑战的另一个对象是WEB2.0。传统的传播方式是自上而下传播的,而在当下WEB2.0甚嚣尘上的网络时代,传播方式正变得自下而上,至少,在网络上,草根阶层已经成为话语权的掌握者。


事态发生到现在,舆论基本上呈一边倒之势,反陈凯歌,力挺胡戈。在网易的一个小调查中,胡戈的支持率达87%,而陈凯歌只有3%。陈凯歌的处境令人感到奇怪,草根们强烈反陈凯歌,他们表面上是在维护胡戈,更是在维护网络上的游戏规则。精英们也不支持陈凯歌,在他们看来,网络不仅体现民意,更是一种潮流趋势,与趋势挑战太不值得。陈的同行徐静蕾也在自己的博客上进行了含蓄的批评,“一个笑话很多路人皆知,还闹起了官司,便成了更大的笑话。”


以我看来,陈凯歌事件也有诸多启示:



  • 草根阶层正在掌控互联网。一个专业词汇叫“随选内容”(On-Demand Concent),其中的意思是,不要把网民当作资讯的接受者,这个话语权不在传统的精英、精英媒介手里,而在数亿人手里的鼠标里。

  • 要感谢陈凯歌,那些WEB2.0的欢呼者突然发现,WEB2.0并不在教科书里,也不在那些WEB2.0鼓吹者的博客里,它已经以润物细无声之势悄然而至,声势强大,规模空前。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内容的消费者、生成者、提供者。

  • 我们的认知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在传统环境里,企业在进行公关时目标非常明确,沟通也非常有针对性。但是在网络上,任何人都可以对企业、人进行评论,如果缺乏准备,应对起来就将非常头疼。面对网络浪潮所带来的新认知环境,最好的策略是积极拥抱,而非直面挑战。


张中锋:


1、这个事件现在看来,注定是陈凯歌失败的战争,陈凯歌把自己弄得很紧张,所谓捍卫的东西,在当前显得很可笑,现在的认知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整个中国,民主的精神在复苏,个体在觉醒,这种所谓精英去挑战草根一定会失败,他是在挑战人民。


2、我们知道法律是道德的底线,即使陈凯歌赢得了官司,也是陈凯歌输了。


3、从公关角度上看,一定要看到认知环境的变化,这是所有公关动作的基础,公关就是管理认知的。我在哪里?我是在大海里还是在陆地上。我是谁?一定要对自己进行剖析,我扮演什么角色,你想让人们如何认知陈凯歌。公关的成果和法律的成果是两码事,法律的成功可能是公关的失败。


刘红鹰:


陈凯歌挑战了谁?这个话题很有意思。陈凯歌PK人血馒头的事件让我看到一个奇怪的场景:一名严肃的家长突然闯入一群陌生的少年聚会,他横竖看不惯那群张狂的少年,还拿着家长的架子,结果可想而知。


网络社会是一个全新的环境,相对传统媒体,相对现实社会,网络不管作为媒体还是作为一个虚拟社会,他都具有一些不同的特点。比如,他表现形式更自由、思维更多元更活跃,言论更直接因而更民间、更具有草根性,在这里游戏规则是不一样的,如何在这个社会里掌握话语权、如何趋利避害,这些都需要一种更开放的、更放松的心态、更为积极的参与,简单的围堵是二元社会的思维逻辑,在多元化的社会就会不合时宜。我觉得,网络社区的沟通规则可以概括成两点:富有娱乐精神、及时互动。


我们经常看到一些企业跟网络说:帮我把负面稿件撤下来。他们视非正面消息和评价为洪水猛兽,发生在网络社会的初级阶段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如果不看到网络社会的本质,将来就会越来越被动。就像那个家长,如果自己的心态不够年轻和开放,姿态不够放松,不够真诚,没有一点娱乐精神,将始终得不到少年们的认可,走不进那个社圈。


上一篇: 商业公司如何应对负面博客?
下一篇:盛大巨亏:转型的代价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