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金错刀频道Max(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去医院看病是一件忧伤的事情:

挂号排队、门诊排队、检查化验排队,

付费排队,取药也要排队,

本来几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情往往耗费大半天功夫。

这是上海某医院儿科排队挂号的场景,堪比春运。

21世纪初美国的医疗卫生产业和现在的中国有的一拼,当时美国患者就医非常不方便,服务非常糟糕,定价也不透明,保险机构结算效率也非常低下。

这种情况竟然被一个普通患者扭转了!

1999年的一天,一个名叫Steve Pontius带着孩子到诊所看病,当时他的孩子耳部感染,在紧急保健诊所等候了三个小时,但是医生的诊断只花了3分钟时间。

当医生告诉他,他的医疗保险没有覆盖这样特殊的诊所,所以几百美元的诊疗费用Pontius不得不自掏腰包的时候,Pontius被惹毛了。

Pontius被惹毛了,既然你们效率这么低,老子就自己开诊所。而这次糟糕的看病经历也让Pontius嗅到了这个到处是痛点的行业中的商业气息。

能不能像快餐一样一分钟就搞定?

中年奶爸开了像快餐店一样的诊所

2000年,Pontius与2个合伙人Rick Krieger、Douglas Smith在当地的一家食品店内创立了第一家快医疗QuickMedx保健中心,两年后改名为“一分钟诊所”(MinuteClinic)。

“一分钟诊所”全天24小时,每周7天营业。

他们的尝试也被视为基于零售的便捷保健诊所(CCC)的开端。这个模式一出现,就实现了爆炸式的增长。

2005年,“一分钟诊所”被CVS收购,CVS在美国和巴西拥有7800多家零售药店,近1000家药店内诊所,这些药店靠近居民小区,据称75%的美国人距离CVS零售药店不足3英里,这对于看病通常需要预约的美国人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现在CVS的“一分钟诊所”遍布34个州,有1000多家,预计在2017年达到1500家。

那么“一分钟诊所”是如何运作的?

到底有哪些值得学习的成功之处?

“一分钟诊所”当然不是什么病都可以看,只针对普通疾病、轻微外伤以及皮肤病。包括感冒、喉咙痛、红眼病等常见病,一共40多种。也可以提供高血压评估及监测、高血脂监测;接种疫苗及注射,健康咨询如学校体检、夏令营体检等。

一分钟诊所只需要几十平米的一个空间,包括等候时间在内,平均每位患者在诊所的逗留时间是15分钟。每天只要有30名患者光顾,诊所就实现盈亏平衡。

要颠覆传统诊所,一分钟诊所有什么狠招?

狠招1:将标准化做到极致

标准流程:“一分钟诊所”采用计算机辅助决策系统,病人到诊所后,诊所采取病人随到随诊、随治随走的做法,不必提前预约,所有治疗均不超过15分钟,医护人员也会及时告知患者需要等候的时间。

• 收费:一分钟诊所会清楚列明每项服务的价格,既透明又低价,病人就诊的花费大大低于去医院的开销,也没有医院那么繁冗的手续。价格在30美元~110美元不等(平均69美元)。

比如:小病:包括过敏、咳嗽、外耳炎、结膜炎或睑腺炎、鼻窦炎或鼻塞、咽喉炎等;轻伤:如虫咬、轻度烫伤、轻度刺伤、扭伤、拔刺、拆线等,收费为79~99美元/每种。

• 诊断:虽然只要聘请注册护士和实习医生,不过他们与普通护士不同,都具有硕士学位并在相关专业轮转后才可获得执照。获得执照后在很多州是可以看诊常见病的,但是在有些州则需要在医生的监督下进行诊疗。

• 转诊:病人到诊所后,护士只需要根据既定的自动诊疗方案,听取病人陈述的病史和病情,就可以自行快速处理易于诊断的病症。复杂的病症则会马上转交给专业医护人员诊治。

虽然整个过程没有实现1分钟那么夸张,但是整个过程一般会严格控制在15分钟之内,效率极高。

随着公司的发展,一分钟诊所意识到与医疗保险企业合作的重要性;由于民众认可度高,保险公司、雇主等第三方支付机构,都愿意将一分钟诊所纳入给付范围,一些雇主很高兴地发现:那些到“一分钟诊所”看病的员工,不仅为公司节省了医疗支出,耽误的工作时间也少了。

狠招2:一体化方便快捷

经过护士或是医生助理的初步判定是“一分钟诊所”能够治的病,就会立刻进行检查、化验。确诊后就会开药给你,这个时候就可以去CVS的药店去拿药了。

“一分钟诊所”被CVS收购之后,在“一分钟诊所”不仅可以看病买药,也可以购买生活用品,看完病买买买吃吃吃完全没有问题。

这样一站式的体验,极大地提高了用户对一分钟诊所的粘性。

也有缺陷

一分钟诊所的医生助理或执业护士的平均年薪超过90000美元,比全国医生助理平均公司高12%,比美国员工的平均薪水高39%。

虽然工资高,但是医生护士要干的活也多,例如执业护士需要做记账、拖地、清理房间;看病流程非常程式化,医生容易厌倦;排班多,经常周日也得上班,这导致了员工满意度较低。

对于病人,诊所内的设施相对简陋,用户的体验也很难做到尽善尽美。

即便如此,一分钟诊所还是为美国人民的生活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哈佛商学院克里斯坦森教授将一分钟诊所称为“破坏性创新”,一分钟诊所始终跟随不断变化的消费趋势,这个快餐式民族,已经逐渐让看病变成像了吃麦当劳一样方便的事情。

小调查:面对万恶的医院排队,这样的一分钟诊所开到中国,够痛点吗?

本期编辑:金错刀频道 Max

原创版权,转载请加:daoxiaomiao02


上一篇: 任正非排队照爆红,史玉柱狼兔说被骂,什么是狼性本质
下一篇:今日头条+Uber:玩坏新闻后,又准备玩坏广告,很破坏!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